你守国 我守家

来源: 2018-09-04 09:48 作者:

  •        有人做过这样一句比喻:如果人民军队是长城,那么军嫂就是稳固连接长城的垛口。这样的军嫂我们公司有三位,当我请她们谈谈做为一个军嫂的感受时,得到的第一句话竟然都是一声长长的叹息,而后却是眼里发出的坚韧且骄傲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   从古至今,军婚里都藏着爱情最苦最累的样子。唐诗《春怨》中写道“打起黄莺儿,莫教枝上啼。啼时惊妾梦,不得到辽西。”我只能从字面解释这首诗大概说的是一位“军嫂”早起敲打树枝,赶走黄莺,它吵醒了美梦,不能让她在梦中与在辽西戍边的丈夫相见。这样的心绪却是林小卿的切身感受。他的丈夫是一名空军,驻守在距离漳州几千公里以外的桂林,两人结婚一年后丈夫又被调至西藏驻训,而后,思念、心事、喜悦、忧愁种种,期待他能知道,但又怕他知道。一年一次的探亲,要把这十一个月发生的故事告诉给他,道不尽也说不完。这么多年的同事,印象中她的体重从没超过90斤,二十来岁的她挺起脆弱的脆腰杆,肩负起养老抚幼的家庭重担,只愿能为背负家国重任的他分担一点。她说他曾带她去看桂林的山水,可山水再美哪比得上天空,只因那是他军装一样的颜色。

           仿佛异地分居是每一位军嫂都逃不过的经历,当一个女人选择了军嫂也就选择了艰辛和孤独。沈晓婷的丈夫驻守在南京某部队,她说,她从来不怕生活的艰辛和孤独,只是自从有了孩子后更希望有个人能在身边分担。一次半夜,孩子发烧,心急如焚的她开车带着孩子从龙海赶到市医院,看着孩子滚烫的身体,她想告诉他,我很怕、很担心、很疲惫、很想你......可拿起电话依然习惯性的发出“家中都好,安心工作”。晓婷和我们开玩笑说:“三个月回来一次,一张双人床刚习惯两个人他就又要走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 王雅婷是一位“90后”的军嫂,他的丈夫是南靖某部队的指导员,虽然规定上每个月丈夫都能回家团聚,但也常常因为紧急的事情被“放了鸽子”或一个电话“有任务”又匆匆离开,谁都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过一个完整的假期。有时遇到了开心的事、难过的事,想等他回来一起分享,等到时又都忘了。日常联系的每条短信都格外珍惜,电话的结尾永远都是“集合了、点名了、熄灯了”。虽然丈夫并不能常常陪伴在儿子身边,但每次见面,儿子都特别兴奋,缠着爸爸不肯走。雅婷说,她没有奢求浪漫但也希望丈夫能多点时间陪着儿子成长,可是,当听到儿子常说爸爸是保家卫国的英雄时,这一切都值得了。

         “这些年的不容易,我怎能告诉你,有过多少叹息,也有多少挺立。”就像这首歌里所唱,每一位军嫂把心底的脆弱、不舍、埋怨隐藏在坚韧的外表下。当我准备写这篇文章时,晓婷叮嘱我:“可别把我们写的惨兮兮。”你们哪有惨兮兮,你们是我们敬佩的,你们的男儿为祖国奉献热血,你们为家庭奉献青春。当他踏入军营就没想过退缩,当你们嫁给他时就坚定了相守一生。从今以后,他守护着国家的平安和谐,你们守护着岁月的静好温和。(漳龙物业 吴清清)

无标题文档

福建漳龙集团有限公司 地址:福建省漳州市胜利东路漳州发展广场

电话:0596-2671668 传真:0596-2671668 邮箱:fjzljtjw@163.com

闽ICP备17003606号-1闽公网安备 35060202000347号